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不见上仙三百年 > 有仇

有仇(第1页/共2页)

公告:服务器硬盘损坏造成数据丢失!请重新注册用户。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乌行雪垂眸,看见自己满手是血。

来大悲谷的路上,他一直在暗暗运着内劲,就是为了不时之需,怕自己没了记忆连动手都不会,平添洋相。没想到真碰见杂碎麻烦,他连想都不用想。

也不知魔头当了多少年,杀过多少东西,才会把这一套刻进骨子里。

其实就在进山谷之前,他还好奇过自己跟萧复暄的关系。

虽然一个是执掌苍琅北域的上仙,一个是被囚锁二十五年的魔头,但他们之间或许也没那么糟糕。

可他看着这双手,一时间又想不出不糟糕的理由。

……

乌行雪静了一瞬,转头看向那俩孝顺手下。

阴物美滋滋地捧着断臂的脸,亲得对方死的心都有。

宁怀衫可能刚被糟蹋过几口,这会儿嘴巴抿得像老太太。看得出来,他恨不得缝了阴物的嘴……

或者缝自己的也行。

乌行雪走过去。

宁怀衫一看见他就哭起来,眼泪啪啪往下掉:“城主,我们错了城主,我们只是以为有人假扮你,没想造反。”

乌行雪点点头:“噢,我知道。”

宁怀衫哭声戛然而止:“?”

这都能知道?

他嗫嚅着,把话吞了回去。

“假扮”这话都说出来了,乌行雪索性提了袍子弯下腰,一把捏住阴物的后脖颈。

阴物嘴撅老长,也没能碰到断臂。断臂总算透了口气。他魂都在颤,活气被吸了不少,脸色绿极了。

“城主……”断臂叫了一声,正想道歉表忠心。却听见乌行雪问他:“他叫宁怀衫我知道,你呢,你叫什么?”

断臂一声哭求卡在嗓子眼:“?”

断臂一脸震惊:“什、什么?”

乌行雪:“我问你姓甚名谁。”

“方储……城主,我叫方储。”断臂依然一脸震惊,犹豫片刻小声道,“城主,这名字您取的。”

“?”

乌行雪没想到他一个城主,管天管地还管取名。

“您说既然入了照夜城,前尘往事就别惦记了,换个名字吧。我那时候跟野鬼阴物抢食,本来也没名字。就叫了这个,一直到现在。”断臂……哦不,方储说道。

乌行雪听着,依然毫无印象。

“城主您这是?”

“苍琅北狱里关太久了,以前的事想不起来。”乌行雪没再避讳。

“啊???”

方储和宁怀衫面面相觑,总算明白了之前那种“假冒”之感是哪里来的。

“所以往后碰到事情,我若是问了,就说给我听。”乌行雪漆黑的眼珠盯着他们俩,交代完了,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补上一句,“哦对了,切记,千万不要骗我——”

“不不不不。”两人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哪敢哪敢。”

乌行雪不紧不慢地说:“我既然忘了以前的事,那你俩不论跟了我多少年,有何情分,我都是不认的。我问你,我以前凶么?”

宁怀衫:“……”

这他娘的怎么答?

乌行雪笑了:“我现在更凶。”

宁怀衫:“……”

两个手下看向那个伸着嘴不依不饶的阴物,心说领教了。

凶不凶难说,反正挺邪门的。

乌行雪威胁完人,撒了手。阴物重获自由,咧着嘴就冲宁怀衫去了。

在它吸到宁怀衫之前,乌行雪撤了他俩身上的威压,解了那个捆他们的裤带道:“把裤子穿上。”

宁怀衫一挣,发现自己能动了。当即抵住阴物的脸,提着裤子一蹦而起。

“他娘的一口又一口,你来劲了是吧!!!糊得老子满脸都是,呕——”他一边呕着一边骂,跟方储两人一块儿把那左搂右抱的阴物弄死了。

他们狠狠把阴物扔回地上,系好了裤腰带,用力搓着自己的嘴,生怕留下一点儿阴物的味道。

乌行雪没管他们,而是循着水滴声找到一汪小小的寒潭。

他觉得自己真是奇怪。

对着两个差点弄死自己的手下坦坦荡荡毫不掩饰,连失忆这种事都说了。对着萧复暄却欲盖弥彰。

盖什么呢?

他不是看出来你就是本尊了么?

魔头杀人天经地义,沾点血再正常不过,洗它干什么?

磨叽。

乌行雪面无表情在寒潭边站着。

片刻之后,他拎着袍子蹲下,把满手的血给洗了,洗完抵在鼻尖前嗅了嗅。

之前暖炉捂出来的热气一丝不剩,他内劲本来就寒,刚刚又冻了一墓穴的血,这会儿手指像冰一样,倒是没有血味了。

“城主。”宁怀衫叫了一声。

乌行雪直起身往回走,下意识朝头顶望了一眼。

他之前就是从那里被宁怀衫和方储薅下来的,那里应该有个活板,通往上面的山庙。但现在看来山壁严丝合缝,找不到活板的痕迹,自然也听不到外面人的动静。

宁怀衫看见他的动作,又想起他这会儿失忆了,殷勤解释道:“城主你可能不记得了,那仙门傻弟子说得不对,活板门并不能随时下来。大悲谷这一带我跟方储最熟了,这墓穴本来是个密处,据说一昼夜只开一回,这是封了仙法的,没人能破例。上面那些人暂时下不……来。”

他说着说着,慢慢住了嘴。

因为乌行雪正盯着他,幽幽问:“我有说要谁下来么?”

宁怀衫:“……没有。”

“那你讲这么多?”

“我错了。”宁怀衫趁着乌行雪没看见,给了自己嘴巴一下。

他正想说我再也不多嘴了,就听他们城主忽然开口:“我以前跟萧复暄……”

宁怀衫默默等着下文,但他们城主说完“萧复暄”便没了后音,不知是在斟酌形容还是怎么。

良久之后乌行雪似乎放弃了斟酌,转头问他:“关系如何?”

宁怀衫头顶缓缓生出一个问号:“?”

这还用问???上仙和魔头,关系能怎么样???

宁怀衫差点以为城主在考验他。但想到他们城主脾气一贯难以捉摸,便不耍小聪明了,老老实实答道:“不知道。”

乌行雪一愣:“不知道?你以前跟着我么?”

宁怀衫:“跟,多数时候都是跟着您的。”

乌行雪:“那你不知道?”

宁怀衫有点为难:“城主您,我说了您别生气。”

本站最新网址:www.99xs.net

如果你也喜欢网购,可先免费领取: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