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不见上仙三百年 > 第78章 目的他想做的只是让这棵巨树醒过来……

第78章 目的他想做的只是让这棵巨树醒过来……(第1页/共2页)

公告:服务器硬盘损坏造成数据丢失!请重新注册用户。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乌行雪问:“谁这时候来?”

萧复暄展开符纸给他看:“封薛礼。”

乌行雪『露』出了外之『色』:“正说着他呢,他居然自己上门了。”

他方才那“彬彬有礼”的敲击,问萧复暄:“虽然记不全了,但是料照夜城也有几个拜访会敲门的魔头。这是花信的习惯?”

萧复暄:“敲门不是。”

他抖了抖手里的符纸名帖,淡道:“这个是。”

乌行雪外之『色』更浓,下识道:“知道得如此清楚,他常去南窗下?”

萧复暄:“?”

天宿难得『露』出如此困『惑』又一言难尽的表情,乌行雪有些笑。但这又不是说笑的时候,连忙哄道:“就随口一问。”

有点于随口了。

天宿默然片刻,道:“满仙都有一个人拿南窗下当空门自由进出。”

确实,满仙都有灵王一个人自如出入南窗下,他人几乎百年都不敢登门一回。

花信当年作为灵台之首,同独立于灵台之外的天宿、灵王交集有寥寥可数的几次大事,确实有登南窗下的门。但他跟仙都他人还是有往来的,是那些往来多数带着几分公事公办的疏离和刻板,很少是出于私交。

萧复暄之所以知道花信登门的习惯,还是从云骇那里听来的。

***

当初云骇就抱怨:“明无仙首就连登门造访都一板一眼,每回去宫府,明明院门大敞毫无阻拦,他就是不进。负手站在门外,让他那几个小老头子似的童子往宫府里递名帖。”

云骇当做一个闲谈,半是玩笑比划道:“那种人间名帖不知两位大人可曾见,丝帛或是压着花茎的纸,折上两道,连名带号,甚至还会写上为造访。那可真是……真是……”

他总是作不出评价,说着说着便摇头笑来,最后又总会收了笑,长叹一道:“好歹算是他门下弟子,他却总是端得如此客气。”

当时灵王应道:“听闻几回,倒是有亲眼见。不明无仙首似乎也不常登谁的门。”

云骇听了又高兴来,端了酒杯冲灵王举了举,一饮而尽:“那看来还是沾了几分弟子光的。”

后来听闻云骇耗费了很久很久,终于让一板一眼的明无花信改了一点习惯,码去云骇宫府不再递名帖了,但去他宫府时依然如故。

到这么多年去,这习惯对着他人半点改。

乌行雪看着萧复暄手里的名帖,说:“虽说人间好递名帖的人也不少,但总不至于事事都如此巧,看来之前猜得错,这个封薛礼十有八·九就是花信占了壳。”

他了道:“那他还真是不加遮掩。”

一般来说,若是不让人看出自己躯壳内的灵魄究竟是谁,多少都会更改一些行事习惯。但是花信却显得奇怪又矛盾——那些阵局弯弯绕绕,布置得十分谨慎。但在习惯上又显得不那么在。

是笃信萧复暄和乌行雪对他了解太少,认不出来?

还是已经无所谓会不会被认出来了?

乌行雪琢磨着,问萧复暄道:“如果猜测都对,方储的躯壳里有他一半灵魄,封薛礼的躯壳里有他另一半。放他进门后,那他可就齐全了,倘若真的动手来,们赢面有几分?”

萧复暄道:“他有一个人。”

乌行雪道:“对,照说这可是对一,所以才奇怪。”

世间既然传言说他杀了灵台十仙。不管真假,码说明他巅峰时候跟花信对上,绝对不落下风。

这会儿劫期不定,骨子里的彻寒不知为怎么都根除不了,说不好时又会反扑。而萧复暄并非本体,又有灵识分在去那条线上,正找着真正的方储灵魄。

两人皆有耗损,离巅峰时候恐怕距离甚远。

但是花信也好到哪里去。

他在仙都覆时即便有真的死去,也一定遭了创,又将自己一分为,给云骇布了个“以命供命”的阵局,照说损耗应该也很重。

不论怎么算,都是打一,花信占下风。

一个占下风的人,为会这样堂而皇之登门呢?

不眼下不是细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决定开门迎客。

是在萧复暄大开结界时,乌行雪又拽住他,故拖了门外的人一会儿。

***

所谓的拖延实有片刻,但这片刻落到有心之人眼里,就是另一番了。

笑狐见递出去的名帖迟迟有回应,压低音对封薛礼说:“少爷,他们会不会权当看见,坚决不开结界?”

封薛礼:“不会。”

笑狐:“为?”

本站最新网址:www.99xs.net

如果你也喜欢网购,可先免费领取: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