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网游科幻 > 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 第 115 章 前世之缘

第 115 章 前世之缘(第1页/共2页)

公告:服务器硬盘损坏造成数据丢失!请重新注册用户。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夏意浓浓,又落过几场雨后,府中的合欢花便全然绽放了,遥遥望去,宛若一片烟云粉霞,开的甚是肆意。

阵阵幽香,从半启的支摘窗飘进了屋子。室内静悄悄的,只瞧见身穿云纱的一抹纤细背影,正轻依在连云榻上,墨发如瀑,堪堪遮住了她背后一对微显的蝴蝶细骨。

无忧小心翼翼的打开怀中红匣,她数了数里面的几张银票,挺多的,差不多近千两银子

,都是平日里男人给的月银,她一点点攒下来的。

长睫颤颤,她犹豫了几瞬,又抿唇从银票里抽出三百两来,就才又将红匣小心关好。

这余下的七两银子足够她将孩儿养大,再置办个院子,做些营生了,另外的三百两是她要给红柳准备的嫁妆。

二人好歹主仆一场,她自然要为红柳安排好退路。

将这一切想好,无忧这才又小心着爬下了春榻。

忽而门被推开,红柳端着碗安神汤走了进来。

才绕过珠帘,便瞧见主子正弯着腰奋力的穿起绣鞋。应是肚子愈发大了,她弯起腰来略显笨拙,着实是让人心疼。

红柳心下大惊,忙跑上前将人扶好,又替她穿上鞋子,待瞧着她让安神汤喝下了,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红柳轻轻替自家主子松着头穴。

近日她总睡不安稳,零零总总的做着些怪梦,一会儿是这合欢院,一会儿又是师父的,光怪陆离的,连眼底都隐隐泛起了乌青。

“夫人,近些日子街上乱的很,哪里都是人。”红柳边揉边絮叨着,

“听说还有三日就是大典了,现在街上到处都张灯结彩的,瞧着还真是热闹。”

红柳又说道,“谢公子那里我又去了几回,还是一直见不着人。”

无忧点点头,自打进了京城她就联系不上大宝了。竟不知成日里在忙着些什么,她写了几封信均是没有得到回话。

不过也好,如今乱世,知道他现下安稳就好。旁的事儿,待她出了这王府再说。

红柳又絮絮叨叨说了些别的。譬如她看到宫里来过好几个内侍,说是太后娘娘派来探望世子妃的,却都被世子拦了回去。

还有那王妃也曾多次去劝世子,甚至只指他宠妾灭妻,非要放了世子妃。

红柳说到这里不住咂咂舌,什么叫宠妾灭妻?将军还不是每日里上赶子的要宿在合欢院,再说了,那世子妃又哪里便是个贤良的了?

她越想越是生气,不由便红了眼眶,她真是太想同夫人回北疆了。

“夫人,咱们回北疆吧。”红柳弯下身子,双手捧着无忧的柔荑,竟是抽噎出了声。

无忧本是在神思着以后的事儿,红柳这一嗓子,当即便将她惊了个愣怔。

她回过神,瞧着红柳眼眶红红,一脸的委屈模样,忽想起她进京前的喜悦来,竟忽然间有些哭笑不得。

她抬起帕子为红柳擦了擦眼角,柔声道,“你是想回北疆,还是要我帮你寻个好人家嫁了?”她说着,又从袖口掏出银票塞进红柳手中,“这些银子你收好,当做嫁妆,或是留着私房都成。”

“这多半年来多亏了你的照顾。我也不知道还能再做些什么,总归手里拿着些银钱,不慌。”

红柳有些发怔,她瞧着手里的银票,不禁皱了皱眉,不明白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但同主子相与了这么久,听着此番话,她心下不免慌张。

“夫人这是要做什么?”红柳捏紧帕子,眼底的泪珠不禁又滚了出来。

她不傻,这王府里她都束缚得慌,更何况夫人那样自由的性子。

只是她不敢想。

将军对夫人太好了,她本以为夫人会不舍得这荣华富贵,不成想…

红柳紧合着嘴巴,她将银票又塞回了无忧手里,抬眸倔强的说道,“夫人去哪儿,奴婢就去哪儿。”

“您对奴婢这般好,奴婢要伺候您和小主子一辈子。”

无忧挑眉,她未曾想到红柳会做此番抉择。她樱唇微张,本想再说些什么,瞧着红柳那又要红了的眼眶,忙收住了口,只好先放下不再谈。

这傻丫头,现在世道乱,她却还想跟着她吃苦。

无忧弯了弯唇角,她隔空点了点红柳的脸,半是安抚道,“莫要哭了,都成小花猫了。”

“喏,快去洗洗。”

“小厨房里的甜酪也做好了,你去端来。”

红柳吸了吸鼻子,“夫人,奴婢要和您一起…”

无忧忙点点头,扬手小声道,“快去,莫要让别人听到。”

见人允了,红柳这才收住了眼泪,登时换上了副笑脸,她福了身,转身就跑出去了。

珠帘一阵轻响,当无忧再抬眸时,却见宋燎恩一身玄衣负手走了进来。

微光落在他的面颊上,男人凤眸轻扬,寡白淡陌的脸上,阴沉沉的。

他垂眸望着无忧几眼,并未开口说话,只脱靴便上了春榻。

宋燎恩歪在榻的里侧,他抬手又将人将搂进了怀中,他下巴抵在姑娘光洁的额前。

夏日里本就炎热,男人身上更像个小火炉,被他这一抱,只觉得更热了。

无忧扭了扭身子,秀眉轻皱,“热的。”

男人却不听,只抬掌在她的桃尻处轻拍了一下,他声音略带些许暗哑,将她紧紧的箍在了怀中,“暖暖莫动。”

“刚刚在和同僚议事,心突然慌的很。”

“你就乖乖让我抱抱,嗯?”

男人温热的呼吸扑在面颊上,一双手更是肆无忌惮起来。无忧脸上红红,一时竟不知是被男人拍的,还是天热。

她望着春榻旁,从支摘窗外探进的几朵合欢花。一双纤手也不住攥了攥,忙试着别开了话,“将军为何心慌呢?”

男人闻声,手上的动作略滞了一下,淡漠的脸上竟罕有的升起一丝烦躁,只是转瞬即逝,未曾让怀中人察觉。

他薄唇抿成了一条线,垂首望着这曾惨死在梦中的姑娘。

那梦实在荒诞的紧,李氏满族,皇帝,太后,环环相扣,无一不推波助澜,致使他的暖暖惨死身前。

每每梦回惊醒时,那股子锥心刺骨的痛,恨不能让他提枪将这环环相扣的每一人均斩杀在枪下,以绝后患。

无忧眸光澄澈,犹似幼鹿,仰头望向他,似是望穿了他的心底,安抚下心头那横冲直撞的叫嚣。

宋燎恩微叹一声,抬掌覆上了她的双眸。她鸦羽纤睫轻轻刷过他的手心,痒痒的。

“暖暖,”他透过掌心,轻吻着她的眼眸,喃喃说着,“为夫为你建一座金笼,谁也伤不得你,好不好?”

她听得毛骨悚然,杏眸不住颤着。

男人似是感受到了掌心下的不安,他扬唇笑着,又将她整个人紧搂进怀中,“为夫怎么舍得呢?”

“我在京郊处有个院子,景色宜人,还有热汤,适宜修身,后日派人先送暖暖过去安置下。”

男人心跳沉稳有力,无忧紧贴着他的胸膛,眼眸转了转,到底还是柔声问道,“那将军呢?”

不想宋良恩只是沉声笑了几句,他单手枕在头下,轻轻顺着她纤细薄弱的脊背,避而不答,“暖暖先去泡热汤,为夫日后亲去迎你,嗯?”

白日漫漫,一缕合欢幽香自支摘窗外漂了进来,娉娉袅袅,抚得人眼低生卷。

无忧乖乖的点点头,每个人各有各自的路数,既然话已至此,也就不便再继续追问了。

总该是桥归桥路归路。

当红柳端着漆盘打帘进来时,无忧早已是沉沉睡了去。

宋燎恩正穿靴下榻,他一身玄色锦衣,见来人微微颔首,红柳忙曲身跟了出去。

待行到了长廊下,红柳依旧是躬身端着漆盘。她不敢抬头看前人一眼,大将军身上的威压气势咄咄逼人,若非夫人在场,她是断然不敢讲话的。

红柳小心的跟在身后,便听到男人淡漠的声音传来,“后日你同夫人一起去庄子,”

“所需之物你去打点好,此事不宜声张。”

红柳忙点头称是。

彼时天色忽暗了下来,大有阴雨之势。

六月的天便是这样,阴晴不定,说变就变。宋燎恩抬眸望着满院开得如烟似霞的合欢,本要抬步离去,可转身时,却又看到了漆盘上白灿灿的乳酪。

他知这滋味,无忧做的乳酪实属一绝。

见宋燎恩微滞下脚步,红柳刚放下的心忽又提到了嗓子眼,在她的惊愕中,只听男人依旧用他那略带微凉的声音说道,“将酪寻人送到书房。”

说罢这话,男人抬步出了合欢院。

本站最新网址:www.99xs.net

如果你也喜欢网购,可先免费领取: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