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我在1982有个家 > 304.抓到一条大鱼(祝你们平安)

304.抓到一条大鱼(祝你们平安)(第1页/共2页)

九十年代之后,有一句话在神州大地传播,叫做‘宁要黄埔西一张床、不要黄埔东一套房’。

这句话是用来讽刺八十年代沪都人对黄埔西地区偏见的。

但在82年这句话可太正确了。

黄埔西地区繁华热闹,黄埔东地区就是个烂摊子,连石库门这种建筑都少见,最多的便是棚子,当地人叫棚户,住棚户的人很受鄙视。

而地震棚是棚户中的烂棚子……

这种地震棚诞生于76年。

那一年华北地区瞬间爆发了一场恐怖的地震。

地震惊动了全国人民的心,在全国制造出了难以消弭的恐慌氛围。

在这样的背景下,地震棚出现了,尤其以首都为最,当时首都地区原本条条通衢的公路边上见缝插针的搭建起了地震棚。

沪都也有地震棚,搭建在黄埔东一片区域。

司机给他们讲解,这种房子是用芦苇、黄泥、砖头为墙壁,以稻草、油毡铺顶,用柴木做门窗而成。

想想就知道这有多寒酸!

沪都的冬天很湿冷,住地震棚就得日日夜夜跟凛冽的西北风和透骨的低温湿气做斗争,寻常人真是遭不住这环境。

而黄埔西地区有公寓有宿舍楼,相比来说那条件可好多了。

沪都人当时确实是但凡在黄埔西有个落脚的地方就不愿意去黄埔东买房子。

王忆愿意。

不过不是现在,黄埔东地区的开发还有些年头呢。

他得在这些年头里好好攒钱,到时候以队集体的名义采购上一批房地产,那家伙……

想想就乐的合不拢嘴啊!

沪都就是沪都,哪怕黄埔东地区现在没有得到开发但是房子和高大的石质建筑还是不少,以棚户为主,里面也夹杂着好些被当地人叫做‘石库门’的建筑。

小卡车在纤细复杂的道路上行驶,王忆给司机扔了一根烟,说:“行啊,同志,对当地的路况摸的挺好。”

司机拿起香烟随意看了一眼,接着愣了愣:沪都烟草的骄子大中华?

假烟吧?

这话他不敢问,叼进嘴里后先干吸了一口气。

味道挺香挺醇厚的。

王忆掏出火机给他点燃。

司机的目光又被他手中的打火机所吸引这可不是普通的铁皮煤油火机或者王忆用来糊弄民办教师们的塑料打火机,而是一把小焊枪!

这玩意儿是防风打火机,形状是一把迷你微缩版的小焊枪,是打火机也是防身兵器:

小焊枪打火机最小火头的时候可以点烟,调到最大火头能喷出十多厘米的高喷喷射烈焰!

温度能瞬间达到一千三百度!

王忆看到司机盯着自己的小焊枪打火机看便呵斥了一声:“看路,小心撞到人!”

司机老老实实转回头去。

随手扔出的华子和这种新颖的打火机让司机有点摸不透他的来路了。

本来以为是哪里来的渔民乡巴佬,可现在仔细看人家用的东西和身上的气度:

不是乡巴佬,恐怕是大佬!

于是他老老实实说:“我、其实我家就住这边。”

司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让王忆有点莫名其妙,问道:“什么意思?”

司机说:“你不是夸我熟悉道路吗?其实是因为我家就在这里住。”

同在驾驶室里的刘鹏程说:“听你现在的口音加上住这地方,那你也是外地人并非是沪都本地人,那你刚才干嘛那样看不起人?”

司机委屈的说:“小老哥,我没办法,这个地方就是这样,你要在这里混饭吃,那必须得让人家把你当本地人。”

“怎么能让人家把你当本地人?你的言谈举止要像本地人。”

刘鹏程单纯的问:“这跟你瞧不起外地人有什么关系?”

王忆说道:“你没明白他的意思吗?要像本地人不光得操持本地方言,还得跟本地人一样瞧不起外地人。”

刘鹏程无语。

王忆又递给司机一根烟,说道:“外地人都不容易。”

司机一听这话突然被感动了,接过烟夹在耳朵上说起了在沪都闯荡的心酸。

他是初代沪漂了。

双方把话题打开,这样关系便密切了许多,司机尽快开车赶路,很顺利把他们送到了目的地。

小卡车抵达目的地附近。

司机说道:“同志们,我平时多次来过这里,非常了解周围的情况,你们要是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联系我。”

言下之意是你们赶紧结尾款老子要撤了。

可王忆听了他的话来兴趣了,说道:“别以后了,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就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

他坦诚的说:“司机同志我说实话吧,其实我们是翁洲的民兵,这次我们是来抓两个诈骗犯。”

“如果你不信那等我抓到人了可以带你去我们县里看一看,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司机被他最后的话吓得心里哆嗦,跟着你去你们县里看一看?

看什么?看看我是怎么被你们给绑架的?

他腹诽一句后脸上露出钦佩表情、口中语气很谄媚:“原来你们是来执行公务的民兵大哥?好,大快人心,我拍手赞美。”

“你们不知道,我心里一直有个梦,成为英雄的梦。可惜我没有这个能力,但今天我运气好,竟然能拉载到你们,你们去抓捕罪犯,这是为民除害,你们是英雄……”

“你也可以是英雄,你一直有个英雄之梦?那太好了,你今天运气真的很好,碰到了一个可以实现你英雄之梦、让你梦想成真的机会。”王忆高兴的说。

司机不高兴了。

窝槽?

王忆说道:“我们兵强马壮且纪律严明,对付两个诈骗犯是小菜一碟,但我们不了解这里的环境,待会动手可能会有意外导致抓捕行动失败。”

“现在有了你这位同志,那我们的短板补齐了,这样你来帮我们介绍周围环境和人情,与我们一起制定抓捕计划。”

司机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收钱滚蛋就得了,干啥叨逼叨这么多呢?

王忆他们现在确实需要本地人的协助。

杂耍团租住的地方环境复杂,不光是一座座的地震棚,间隔着还有石库门这种建筑。

这种情况下他们要抓人必须得一击得手,绝对不能让嫌疑人逃跑。

要知道嫌疑人都是杂耍团的高手,在这个夕阳西下、建筑复杂的环境下,一旦让他们逃跑那民兵队还真不一定能抓到他们。

小卡车停下,他们先去了车斗里,让黄庆媳妇进入驾驶室跟刘鹏程待在一起观察前方一条弄堂的形势。

根据调查得到的资料,杂耍团的人正是住进了这条弄堂。

东风卡车车斗上有篷布,王忆让民兵们拉起来撑住当个帐篷,这样他们躲在里面就比较隐蔽了。

他跟王向红说:“支书、各位同志,咱们得制定一个抓捕计划,待会必须得下手稳准狠,尽量把所有人都给抓到。”

这是他们之前协商的结果。

虽然诈骗了黄庆夫妻的是两个人,但并不能排除这个杂耍团是团体作案的可能。

所以他们最好得把整个杂耍团给控制了,到时候一起带到治安局里,让治安员们来审讯判定他们是不是犯罪分子。

当然这么做是侵犯人权的,问题是在82年谈人权没什么必要,属于瞎讲究。

大胆说道:“待会我领着人下去,然后我们一对一的靠近这个杂耍团的人,突然发力把他们给控制住,怎么样?”

王忆摆摆手:“没那么容易,对方有九个人,我们人员跟他们差不多,很难做到同时靠近这些人、同时发力抓人,这是理想状况,咱们得考虑突发状况,支书你来谈谈吧?”

王向红带来了望远镜,他站起来趴在车头上掀起篷布伸出望远镜看向整条弄堂,然后回来蹲下说:

“制定一个突击计划。”

“现在是下班还有做晚饭的时候,人来人往、情况复杂,咱们先去探路。”

“把刘同志叫过来,他们广播站跟杂耍团有过接触,他可以装作偶遇进去把他们人员分布情形给做个摸排。”

王忆点头:“我可以搭档大刘,我的形象和气质跟咱们外岛渔民相差很大,他们看到我后一般不会联想到外岛。”

王向红也点头。

恰好这时候刘鹏程爬进了车斗,他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说:“王老师的推断非常正确,诈骗犯就在这里!”

“刚才那个冒充道士的老诈骗犯出现了,阿庆嫂看清了他的样貌、确定是他去家里诈骗的钱!”

车斗里的人顿时精神一振。

王向红掀开篷布从缝隙往外看,问道:“在哪里?”

刘鹏程说:“现在看不见了,他进那座石库门了。”

王忆等人跟着看,看到有好几个人结伴进入一座石库门。

司机说:“要是他们住地震棚,那这个时间点去石库门我估计是进去做饭的。”

“地震棚里没有厨房,石库门里的厨房是公用的,有些住地震棚的会租石库门人家的厨房位来做饭。”

王忆看向他说:“司机同志,正如我刚才所说,你实现英雄之梦的机会到了你这么了解本地情况,那你和我们一起进去探路。”

石库门建筑里头房屋布局很复杂,没有本地人指点,外地人在里面玩不转。

司机不乐意,支支吾吾、抓耳挠腮。

王忆正色说:“同志,我不知道你刚才说你有英雄梦想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那我要告诉你,人这一辈子很平凡,能做英雄的机会很少,而要抓住这机会的时机更少!”

“所以你自己做选择吧,是当一辈子懦夫?还是要当英雄,哪怕只有几分钟!”

司机目光闪烁,继续支支吾吾,继续抓耳挠腮。

王忆面色肃然,他对大胆点点头,然后继续说:“我告诉你,同志,要当英雄不仅仅需要勇气,更需要来自良知的呐喊,这呐喊声才能惊醒一个浑浑噩噩的普通人!”

司机被打动了,说:“我要当英雄!”

王忆满意的点点头:“大胆,你把刺刀收起来吧,车斗这么小的空间,你拿出刺刀干什么?”

大胆以无所谓的姿态把玩刺刀塞进嘴里剔牙,说:“中午吃肉堵着牙缝了。”

司机哭唧唧。

王忆领着他和刘鹏程下车,然后也走进石库门。

进去之后他很庆幸自己留下了司机。

石库门这东西真挺复杂的。

它分好几层,其中底层有两个门,一个是前门一个是后门。

三人从前门进去是个小天井,不大,五六平米的样子。

穿过天井是个大房间,挺大,二三十平米司机说这叫客堂间。

穿过客堂间再深入有楼梯和卫生间,这样才能到厨房。

厨房后头是一扇门,后门。

王忆正在不动声色的打量这房屋布局,一个小孩从楼梯上走下来。

身高一米多,扎着两个马尾辫,两人不经意的对视一眼。

这不是个孩子。

看脸上表情、看眼神还有皮肤、五官能判断出,这是个侏儒

黄庆媳妇口中的那个‘玉女’!

王忆没想到自己会在石库门里碰到‘玉女’,因为根据刘鹏程打探到的消息他们是租住在外面的几座棚屋里。

刘鹏程显然也没有预料到这事,他一下子呆住了,下意识的盯着‘玉女’看。

王忆心里一沉,暗暗叫糟。

实际上情况没那么糟,‘玉女’误会了他们的目光,她这辈子经常遭遇类似的目光,惊讶的盯着她看的目光。

她很讨厌被人当怪物的感觉,便怒吼道:“看什么看?看你娘啊!”

王忆松了口气又暗暗点头:嗯,更符合黄庆媳妇说‘玉女爱训人’的特征了。

倒是司机表现很正常,他对‘玉女’吊睛撇嘴说:“啊哟,侬老漂良额,啊啦稀罕看侬哟……”

那语气那神态。

王忆真想打他!

‘玉女’更想!

但这时候天井处一个正在擦鞋的男子听到了她暴躁的声音,男子回头说:“阿香你别总是火气那么大,你先回房间去,吃饭时候再出来。”

‘玉女’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怏怏的上楼进入一个朝北的房间。

司机说道:“她去的是亭子间。”

天井处那男人盯着他们看。

王忆赶紧状若随意的说:“哦,那就是石库门的亭子间啊?我们先参观厨房吧。”

司机指着前面说:“这就是厨房啦,你看,这里是煤气灶台。”

王忆问道:“这是煤气灶台?怎么有好几套煤气灶台?”

司机说道:“石库门住好几户人家,一家一套煤气灶台。同志你是不知道,这沪都人小气哟,白天煤气灶台要各自上锁的哦,现在也锁着。”

他对两人招招手:“看别的地方吧,厨房这个地方不是好地方,你们不知道,沪都人很小气的,烧饭时候他们抢占水斗洗菜淘米,容易磕磕碰碰。”

“碰到彼此心情好、好说话还好,碰到心情不好的、不好说话的,那磕磕碰碰就要变成邻里纠纷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久久小说网,网址:www.99xs.net

如果你也喜欢网购,可先免费领取: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