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百家逐道 > 098 宏图

098 宏图(第1页/共2页)

公告:服务器硬盘损坏造成数据丢失!请重新注册用户。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百家逐道正文卷098宏图论道大堂,姒白茅虽遁,但仍有余事未结。

韩孙倒也大方,这便请墨者去内室取来了奉天的邀书,分发给每位学士。

邀书甚至也包括了檀缨和姒青篁。

分发之间,韩孙上台坐稳,朗然四望:

“姒白茅虽居心不正,但这邀书却也是货真价实,盖着奉天大印的。

“诸位学士自五湖四海赴秦,各有志向。

“或求道,或谋权,或济世,或富家。

“对此,我秦宫只依学王之训,广纳贤良,有道则名,唯才是举。

“何况此邀为个人之事,诸位大可不必有包袱。”

“若此番留学者众,秦学宫再做道选便是。

“秦正用人之秋,又当唯物将立新《物典》,范子将求公理化。

“以规矩重构数理,用实例再塑物学,研法政以治天下,我们还有太多的大事要做。

“也请诸位收好邀书,若赴奉天,明晨便不必上堂,学宫自会将姓名记录在册,欢迎随时归来。”

众学士本以为韩孙会施压,却未想会如此来去自由。

但韩孙确实也暗示了,秦宫的未来大有机缘,顺着那唯物之道,这里很可能成为新数理与新物学的发源地。

反观奉天,这么一大批学士集中涌入,真的会有那么多资材相供么?还是去当孙子?

退一步说,奉天为压制秦宫,不惜出此下策,不也正是对秦宫实力的认可。

如此思量之间,却见学士首席,抓起邀书便当空一撕,碎之于桉,全程一语不发。

墨者们的心绪本已平复一些,但眼见于此,老墨不禁瞪目抬手:“公子来去自由便是,何苦如此辱我奉天?!”

不及赢越回话,庞牧抢先扬手一指:“不是你奉天欺秦在先么?拢我一宫文士,意欲何为?祭酒大人大量,尊重奉天的名誉与学生志向,不与深究,尔等还委屈了?”

老墨顿时一哑,挣扎片刻后,却也只摆了摆手:“不与你辩……”

也就在如此对峙之间,又有三五学士撕了邀书,当场明志。

韩孙只压手笑道:“奉天学博在此,大可不必如此,真要撕也请回去撕,不然传出去,外人要说我秦宫不尊奉天,以撕书胁迫学士留宫。”

撕书之声,这也才缓解了一些。

韩孙继而说道:

“奉天此举,也确有不妥,我以为是有人为谗言所蔽,方出此下策。

“为结此事,我明日将赴王畿一谈,以破此障。借此机缘,我亦将出使七国,以正视听。

“还请司业代尽祭酒之职,诸位学博辅左范子,诸位学士专心修学,切莫乱了心绪。”

《吞噬星空之签到成神》

范牙与众学博当即起身领命。

这话……说得很轻松……

但如果没记错的话。

上一次相国级别的人出使各国,游说诸君,怕还是纵横家张仪,连横诸国以破合纵。

说白了,所谓合纵,便是南北诸国合为一股,合众弱以攻一强秦。

连横则是以秦为首的东西向结盟,事强秦以攻众弱,将那“纵盟”斩断。

只是那张仪师出有名,是为解秦围破合纵而出使。

韩孙此行,目标又是什么呢,敌人又是谁呢?

这件事,恐怕还不是普通学士能知道的。

但他们已隐隐感觉到,这平稳了百年的天下,正隐隐巍颤。

而檀缨眼里,却逐渐绽出了异态的光芒。

韩孙激辩八王周天子?

想看,这个好想看啊。

……

谈罢,韩孙范牙送走众墨后,便只留众学博细谈。

檀缨此时本要以学士身份遁走的,但韩孙就是不许,硬是将他与范画时视为学博,一起被按回席上。

既是学博秘会,韩孙也便不再隐瞒天子约书的事情,道清了此间内幕,询问众意。

毫无疑问地,庞牧、周敬之想也不想就站在了反约的一方。

范牙、檀缨与范画时与一位法家学博也随之做出了反约的表态。

其余学博的态度则颇为暧昧,大约就是还要等自家的文书过来,正式确定此事再做定夺。

韩孙的意思倒也明了,他此次出行的目的,正是为了游说天子诸王,让这一纸约书作废,因此在临行前,才请教众人,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都想多听一些见解。

反对一方,尤其是庞牧和周敬之,自然侃侃而谈,将情理道尽。

而态度暧昧的诸人,则只是含含湖湖,意思是自己才学有限,无德无能对如此大事发表见解,其中尤以姬增泉、母映真说得最模棱两可。

如此来看,如范牙、庞牧那些忠于己见,刚勐到悖家的人是少数。

明哲保身才是大众之选。

更何况,对已为名士的得道者而言,一旦封道于民,将阶级划分固化,他们子子孙孙荣华富贵也便自然有了保障,自家人永远高人一等,这谁不想要呢?

毫无疑问,这也是韩孙游说的最大难点。

公道与天理再如何大,能抵得过私欲么?

如此谈至戌时三刻,虽然没什么惊人的见解,但就算再迟钝的学博,也认清了情况。

此“封道之约”的麻烦之处在于,必须所有人都入约履约,事情才算成立。

否则七国王畿封道于民,唯独你秦还大大方方传道,结局定是秦地得道者愈众,而七国王畿之道愈寡。

在这个约定中,八国与王畿就像是九块板子,共同组成一个木筒,要守住里面的水。

只要一块板子稍微熘号,水就会流顺着那块板子的缺口流出。

每个人都清楚这件事,并且一定会解决这件事。

故而,此封道之约若成,如果还有板子不听话。

那其他板子自然不介意将永远除掉它,并分其身。

有周天子诏令,奉天学宫坐镇,千秋实利当前,这个联盟可远比公孙衍的合纵联盟要牢靠得多了。

利害言罢,韩孙也终是望向一直伏桉涂涂画画的檀缨:“你已画了一个时辰了,唯物的见解就如此难言么?”

“在润色,早画好了。”檀缨震震点了个头,这便将纸面亮给众人,“这是我粗估的地球地图。”

众人虽不解他画这个干什么,但还是各自细细看去。

那是一个横版的椭圆地图,周天下所处的地方被涂黑了,北境广袤的地域标着“匈”,南方标着“百越”,西方则标着“羌”。

再西边,则是色目人,红毛鬼一类传说中的存在。

其余地域,除了极海与极南标着“海”外,则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国”字。

类似的“天下全图”,其实早有人做过。

但无论哪一家的哪一版,周都是绝对的天下中心,独占天下领土十之七八。

然而在檀缨这图上,怕是连十分之一也不到。

眼见此图,范牙虽已入唯物,但杠之性依旧初心不改,只抬手问道:“你何以推得此图?”

“依诸多星经、星历记载而断,若地为球,则有经纬之分,比较各地星历,便可大致粗算周天下的经纬跨度。”檀缨指着那小小的“周天下”道,“司业也应还记得,说明影子为何偏北的时候,已推出周天下所在的地区,无非是北回归线以北的一块,再大也就这么大了。”

“此说还未着,演算亦未明,故此图难以为据。”

“没关系,我就是给诸位老师们一个视觉印象。”檀缨说着拍下了地图道:

“匈、羌、南越、色目、东海之外或还有夷。

“人还不够多么?

“天道只有我们才能得么?

“我等封道、愚民以自乐,只求子孙富贵,长治久安。

“可问过他们的意见?

“当我等子孙,守着祖宗的经道不思进取,只知奴役众民,骄奢淫逸之时。

“那外夷新道如若降临,杀得他们片甲不留,割地和亲以求自保,丧权流亡直至灭国。

“这奇耻大辱,为奴之终,不世之仇,亡国之痛。

“又该谁来负责?谁来挽救?”

说至此,檀缨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竟已双目涨红。

众人在如此的质问下,更是一阵唏嘘。

此图或许荒谬,但此说却足够殷实,遥闻西羌有得道者,这样的事情正发生在眼前。

更令人动容的,是檀缨那莫名感同身受的话语,扫过每个人灵魂的赤目:

“那些为此负责的人,不会是你,也不会是我,不会是光武,也不会是姒白茅。

“我等早已享尽荣华富贵,歌功颂德,名垂青史,化为草木。

“最终亡国为奴的,也只能是我等的子孙,与万亿被愚化千百年的民。

“诸位。

“我等已是人中龙凤,此生可享尽这世间繁华。

“若志止于此,安然享乐便也是了。

“但若从此约,助昏谬,弃万民,悖天道。

“便是我唯物之敌了。”

全场静默。

不觉之间,连那来看乐子的白丕,都有一股热血隐隐燃起。

范牙、庞牧更是当场而起。

“不枉我入唯物!”

“此等万劫不复之鼠辈,也是我庞牧之敌,我说的!”

范画时、周敬之随之道:

本站最新网址:www.99xs.net

如果你也喜欢网购,可先免费领取: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