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其它另类 > 剑啸神鼎长决 > 第三十章:天外飞石

第三十章:天外飞石(第1页/共2页)

天刚破晓,剑卢周围事物都处于一种朦胧状态中,尤其是在这没有生机的地方更显得格外的凄凉,阴森,让人不禁感到寒颤。

潇离殇和图树两人沿着打斗声,不一会儿来到一块巨石后面。只听到其中一人说道,“我说幽茹夜,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到哪里都有你的影子!嗤,你不也一样么,你该不会是为了你的老相好过来的吧?还是为了花家的火晶石而来。”幽茹夜调侃道。原来是幽茹夜和宗馥甄两人。潇离殇奇怪的是,两人怎么出现在这里?不过听她们刚才的话就明白了,最近花家的火晶石一事传得沸沸扬扬。

两人战了一个回合才分开,“你们乾皇宗想打火晶石的注意,那也得问问我们同不同意?”幽茹夜这话里似乎她和火晶石有关系一般。

“你们打什么算盘与我无关,但是你不该伤了金护法。咯咯,笑死人了。堂堂乾皇宗圣姑,怎么对一个下属如此关心?莫非你们两个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再说了,是他技不如人,我没要他性命就不错了。”幽茹夜可不管宗馥甄,谁让金护法不识趣。当日没有乱箭杀死金护发就已经是大发慈悲了,哪还会在乎这种小事呢。宗馥甄也不管幽茹夜,一鞭子就甩过去,只是没伤到其分毫。

这时候,看到几个人匆匆跑来,是幽茹夜的手下。那几个人看了一下宗馥甄,然后在幽茹夜耳边低声说着。只看到幽茹夜表情稍微有些凝重,然后不理宗馥甄,匆匆的跟着她的人离开了剑卢。

宗馥甄疑惑看了一眼幽茹夜他们离开的方向,那正是去烈焰混的方向。看他们走得如此匆忙,难不成发现了潇离殇的下落?不行,我得过去看看。

宗馥甄心想着,同时跟过幽茹夜等人身后去。因为她知道潇离殇昨晚就去了烈焰混,而幽茹夜这么匆忙想必是发现了潇离殇的落脚处。虽然这次的任务是为了花家的火晶石,可是在那之前,她想做一点别的事。

潇离殇师徒两等所有人走后才从巨石背后出来,看了一下四周,两人朝着剑卢深处走去。烈焰混现在可是热闹了,在潇离殇两人走后不久花无梦就过来,还带了很多守卫。

李瞿刚想送陆诗絮回凤莱城,被花无梦这么一拦,耽误了时间,现在还有很多人在这里。花无梦之所以会来,其实是潇离殇放走的那两个人引起的。

因为他们离开时不注意,被城门的守卫发现了。花中麟和花无修皆受了伤,只好让花无梦过来。“三小姐,我家门主昨晚就离开了。”

李瞿也不避讳,再说花无梦也不知道潇离殇他们去哪。花无梦颔首,她相信李瞿说的话,只是她现在要面对的是烈焰甘的人。

花无梦没有再阻拦李瞿和陆诗絮,而是带人朝城门口走去。李瞿不管她们,带走陆诗絮从另一个方向绕过去。他的目的是为护送陆诗絮安全回到凤来城。

剑卢深处,潇离殇和图树两人来到一座废墟前。这里曾经是赫赫有名的铸剑之地,即使这么多年过去,那种气息依然尚有余存。望了许久,潇离殇走到一个石碑之前。

石碑呈黑色很破烂,已断成两节。潇离殇拂去上面的灰尘,只看到上面写着“回头是岸”几个大字。看来御悲方丈真的来过这里,想必是死之前写的。

潇离殇来到一个破旧的木屋,这是剑卢里唯一可以算得上是房子。走进残缺不全的木屋,看了一会儿,基本上已经被蜘蛛网给封住。拿起一块被烧焦的木棍,扫除前面的蜘蛛网继续往前走。虽然说是木屋,但是它的面积还真不小,不然也不会是铸剑师铸剑的重地。

越往里面越寒冷,看来以前的铸剑师就是靠这里的寒气铸剑的。“师父,这里好像经历过一场恶斗。”图树看着顶梁柱上的剑痕说道。潇离殇点了点头,很快被一道疤痕给吸引住了。惊虹剑剑法。潇离殇心中呢喃低语,他认得这是惊虹剑的惯用招式。一直以来,他只知道惊虹剑剑法只有自己会,可是自打出事以后,他便知道没有那么简单了。这世上除了自己和绝枯老人,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

只是绝枯老人在各大掌门被杀害之前就已经被杀害了,而且他也不会相信绝枯老人会陷害自己,而且也没有理由。绝枯老人平时对自己和方靖师兄严格点,但那都是为了他们好。因为作为一个杀手,是不允许有任何的差池。

只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很快潇离殇就释然了,既然不是自己杀害了各大门派的掌门,也排除了绝枯老人。肯定是有第二个人会惊虹剑法。如今师父已死,现在只有那个一直阴魂不散的黑衣人。

整理了一下思绪,潇离殇继续往前走去。这个木屋还挺大的,两人边走边看才走到一半,温度也越来越冷。“师父,当心着凉。”

图树出声提醒,这时候他都不得不运起内力来抵抗,何况潇离殇现在可不会武功了。图树忘了,潇离殇是吃过筑生果的人。筑生果本来属于阴性,在这种环境下反而没什么感觉。图树也吃了,只不过两个吃的地点时间不同,而且还是在炼化成药后吃的,所以药效也不同。

“我没事,我们去前面看看。”这里很久没人来,到处残缺不全。周围也没有一点点的生机,只是潇离殇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呼唤让他往里面走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还是决定进去看一看。当年御悲在这里遇害,应该会留下一些线索。凭御悲的修为,如果杀他的人武功不比他高的话,那么肯定得费力。或许这也就是御悲的死法为什么和其他人不同,估计是因为杀害他的人在慌乱之中露出的破绽。

从御悲的伤口来分析,他是先中了剑伤,而致命伤却是自己的禅杖。在来之前潇离殇曾经做过调查,虽然只是只言片语零零碎碎的线索,但是有总比没有强。

烈焰混城外,此刻聚集一群人。是许家的人,仔细一看,许世柔和幽茹夜屹立于许家人前方。城门上,花无梦俯视下方,美目之中多了几分凝重之色。

她知道,肯定是花中麟和花无修受伤的事泄露出去了,所以许家的人想在这时候趁火打劫。“三小姐,对方来人不多,不如我现在就杀过去?”

鲁直来到花无梦旁边说道,他觉得许家的人也太小看花家了,带几个人就想攻城,岂不是痴人说梦。他不认识幽茹夜,以为只有许世柔一个。

当然,就算认识他也不怕,他就不信她能双拳敌过四手。“鲁将军,不可。许家人既然敢直接来到城门,想必是已做好了万全之策。”

“说不定对方人手就隐埋在附近,如果此时我们杀过去,岂不是中计。如今父亲和二哥身上有伤,我们不宜贸然行动,能拖一会是一会。”

“三小姐,许家人如此明目张胆,实教鲁直难以坐以待毙。鲁直愿请命出城,一切后果由鲁直一人承担!”鲁家就是被许家灭的,每次看到许家的人,鲁直恨不得马上把他们劈成碎块。

“鲁将军,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报仇不急于一时。起来吧!”花无梦把鲁直扶起来,她不想看到鲁直白白去送死。鲁直是花无修的心腹,这些年来鲁直为花家做了很多事,虽然最初是为了借助花家的势力帮他家报仇。

“三小姐教训的是,是鲁直一时鲁莽乱了分寸。”鲁直鞠躬说道,他也明白眼下的情况,只是血海深仇,他无法冷静,何况如今许家这么猖獗。

“鲁将军,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先看看许家想干嘛?”花无梦说着,转身看向城门下的许世柔和幽茹夜等人。幽茹夜对许世戒点了点头,然后便看到许世柔骑着马上前一步道,

“花无梦,如今花老爷子和花无修都已经身负重伤。难道你还想反抗吗?火晶石我们是要定了。呵呵,想要火晶石那就得看你们许家的本事了。”

“花无梦,我想你还不知道吧!只要我消息一放,潇离殇在城里的消息就会天下皆知,到时候烈焰混可就真的成一座混乱的城池了。”

“三小姐,现在怎么办?潇离殇已经不在城里了。万一真惹怒了许家人,到时候我们拿不出潇离殇,烈焰混必将是一座炼狱啊!”花无梦也担心这个问题,要是关于火晶石的事,许家的人还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抢,毕竟上面的有帝君压着。

可是如果是关于潇离殇的事那就非常麻烦了,潇离殇是江湖公认的魔头,人人得而诛之。如果江湖中人前来要他们拿出潇离殇,他们拿不出就是窝藏罪犯,帝君也管不到,许家完全可以把这个罪过当做筹码来威胁他们花家。

“我们虽然不属于中原,但是潇离殇是中原的通缉犯,人人得而诛之。我们要是知道潇离殇的下落,早就和帝君邀功,哪还会透露消息给你们许家的人。”花无梦心想,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不过,你真的敢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吗?难道你们许家甘心和别人共享火晶石?”花无梦是笃定了许家不会,因为这么久很少有人知道花家有火晶石这个事。至少中原现在还没有人介入。

“三小姐伶牙俐齿,可是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们。我只是提醒一下三小姐,许家和花家就快成一家了,这时候为一个外人影响我们两家的关系,未免有些得不偿失吧?”花无梦明白许世柔说来说去就是想要花家的火晶石,也明白许世柔说的快要成为一家人的意思。

“我知道潇离殇是你们家的恩人,但是时过境迁。他现在是武林公敌,你们还庇护他实为不明智的举动。若是今天你们肯把潇离殇让出来给我,回去我一定会劝劝许家主。”

许泰答应幽茹夜,只要许家帮她从花家手中捉拿到潇离殇,她就会帮许家拿下火晶石。花无梦陷入了沉思,潇离殇就算还在烈焰混,她也不会把潇离殇拿给许家的人,毕竟潇离殇曾救过花中麟。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久久小说网,网址:www.99xs.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