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久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之苍宇 > 第三百六十四章

第三百六十四章(第1页/共2页)

一个不足五十平米的空间内,挤了近三十位美貌少女,这些少女双目无神发丝凌乱,干裂的嘴唇一看便知至少三日没进水。

不过,虽然看上去狼狈不堪,但这些少女们的身份却绝不寻常,不说其它,单看她们身上的服饰,锦衣丝绸、桂冠玉钗,随便一件都是绝无仅有的极品。

事实上她们的身份也确实不凡,皇后一名、宫妃二十,剩下的不是王妃便是帝姬,如此人物任何一人拿出去,都能掀起一番巨震。

不过这些往日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人上人,此刻的处境可不好,她们是俘虏,准确的说是金国的俘虏,后世让无数人为之愤怒、哀叹、羞愧的靖康之难,她们就是主角。

“十姐姐,串珠饿,咱们什么时候逃出去啊!”

十一二岁,正值青春多梦的年纪,然而此刻的赵串珠却面黄肌瘦,大大的眼中满是惊恐,以及那小小的希望。

“串珠乖,快了、咱们一定能逃出去。”

轻柔的哄着怀中的女孩,徽宗十女赵多福的眼中满是坚毅,以及那微不可查的殷许。

“嬛嬛,真的能逃出去吗?”

端庄的气度,皱褶却不失华丽的装束,仁怀皇后朱琏默默走了过来,微蹙似柳的黛眉,粉若桃花的柔唇,虽为后多年,仍不失少女的清纯。

不过可别只看到了那外表的柔弱,似水柔肌下隐藏的可是让男人都叹服的坚毅,否则也不会做出那令后人惊叹的自刎。

“能的,只是要委屈母后了,嬛嬛无能,救不了这么多人。”

少女跪下,美目含泪,她对自己能逃出去深信不疑,可留下的人――生死两难。

“嬛嬛放心吧!本宫会尽力照顾她们,照顾自己。”

朱皇后扶起了嬛嬛,湿润的眼中满是坚定,虽然不知这位被誉为仙之下凡的帝姬有何办法,但这些十日她的改变有目共睹。

虽然这位帝姬平日就极聪慧,但在如此沉重的难面前,惊慌失措、哀叹失神是免不了的,一切的变化都在十日前,自从那日她斥退国禄千户护住大家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周围的宫妃、帝姬也为了过来,虽然她们眼中都有着期待,但是她们知道,能不能逃走还是个未知数,何况是再带更多的人。

“嬛嬛去吧!逃出去了就往江南跑,那里听说还没乱。”

“十姐姐不用担心,赛月会照顾自己,若是、若是有可能,请姐姐不要忘了我们。”

众女七嘴八舌,就连最小的柔福帝姬赵金铃都在认真点头。

赵多福终于忍不住哭了,眼中的热泪不断滴落,她用力握紧双拳,狠狠发誓。

“会的,会的,缓缓发誓,一定会救大家出去。”

同时,在众人都不知道的心里,赵多福哀求似的哭问。

“一定能的,对吗?”

几乎是在他问出的瞬间,一道温和的声音如同划破黑夜的闪电,斩钉截铁的道。

“会,一定会。”

听到这声回答,赵多福原本疲惫的身体中仿佛涌出庞大的力量,再次让她眼中闪出更加坚毅的光芒,这便是她的依仗,一道不知来自何处,谁人发出,却总能在关键时刻,帮她化解一切危险的声音。

“千户您来了,这次要哪个?嘿嘿!”

“还要哪个?这十几天,屋中的女人哪个让兄弟们沾到荤腥了,小娘皮的当了俘虏还这么多事,早晚让她们趴在身下哀嚎。”

“是是是,千户大人雄威,昨晚还不是弄了一个下不了床,据说还是个王妃?”

“去她的王妃,中看不中用,躺在那只会呼叫,弄的老子一点性质都没有,还是这里的好,不是公主就是皇妃,就是不知玩起与那些女人有什么不同,嘿嘿。”

嚣张的淫笑自门外传来,屋内的少女们立刻惊恐的缩在一处,原本已经惨白的脸色更是因为惊恐而刷白一片。

这个声音她们认的,正是负责看押她们的国禄千户,每当这个声音响起,她们必定就会有亲人遭罪,听说临近的几处已经有数十个宫妃糟了他毒手,特别是昨夜,齐妃所在牢帐内那传了整完的凄惨叫声,她们直到现在想起仍旧胆寒。

几乎下意识,所有人都躲在了赵多福那柔弱的娇躯后,她们知道,现在能依靠的唯有少女了。

淫笑声中,国禄走了进来,不同以往,他身后跟了两名金兵。

三人一进账,六只泛着绿光的大眼就在诸女身上巡视,那模样根本就不像在看人,而是在看草原上自己的羔羊。

事实上,如此之多的人间绝色挤在一起,或燕瘦环肥,或冰肌雪肤,或香气盈绕,在他们眼中可比那羔羊美味多了。

“国禄大人有什么事?”

来者不善,看到不少帝姬被吓的直往后躲,朱皇后站了出了,怒视着为首的国禄。

“嘿嘿,有事,当然有事,给我来吧你,哈哈哈哈!”

国禄先是说着靠近几步,然后出其不意一把将朱皇后拉在怀里,一只手箍着她的前胸,另一只手便已经攀到了她的胸前。

这一下凶相毕露来的突然,惊的帐中女人们花容失色,她们或四处奔逃,或相拥颤栗,原本的平静顿时便成了一锅乱粥,那情形活像一群被恶狼闯入羊圈的群羊。

国禄常年在战场上厮杀,力气自然比朱皇后大的多,几番厮打挣扎不开,朱皇后愤怒地大声尖声。

“国禄,你这个混蛋!不要忘了本宫的身份,本宫是大宋国的皇后,是一国之母!你这样做,逼死了我,看你怎么向金国国君交代……”

皇后!国母!这四个字或许在以前管用,可是朱琏忘了这里是哪里,如今的这几个字喊出,不仅不会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更能激发男人某些方面的欲望。

果然,听到这几个字,国禄的喘息圣更粗了,常年握刀的手狠狠捏揉手中的软弱,捏的朱皇后一阵痛呼。

与此同时,看到国禄行事,两个跟来的金兵也淫笑着扑倒了两名宫妃,他们将两女压在身下,迫不及待的撕扯着她们的襦裙,似乎不顾她们的哀泣、哭嚎。

就在这时一声清冷却决绝的声音传来,国禄三人不得不停下了手。

“你们若再不放手,我便立即自裁,到时你无法向完颜晟交人,我看你这千户的位置还保不保得住。”

国禄抬头,眼中是拿着尖石指向雪颈的少女,他的眼瞳缩了缩,最终还是放开了手。

朱皇后的威胁他可以不在乎,可以说这帐中所有女人的死活他都可以无视,可唯独这个女人国禄不敢,她太特殊了,国主亲自点名要的女人,他还不敢拿前程去赌。

气氛有异,两名金兵不甘的在身下女人身上狠狠抓了一把,提起裤子迅速站起,握着马刀走到国禄身后。

“仙人,现在怎么办?”

国禄他们放开了,拿着尖石的赵多福虽然面上坚毅,其实心中已经一团乱麻,只能在心中不同呼唤,期望心中那道声音的帮助。

“别怕,国禄没胆子动你,现在你的命在他眼中很值钱,问他这次来干什么,他这次绝对不是来逞淫威那么简单。”

声音传出,赵多福心中安定了下来,她放下了左手,漠视着国禄说道。

“国禄大人有事快说吧!有我在一日,你就别想动这里一人。”

国禄狠狠喘了几口粗气,操着一口带北方口音的宋语大骂道。

“你狂,看你能狂到什么时候,到了上京还不是要跪在国主的面前舔脚,别说玩你个什么大宋国皇后了,就是皇太后又如何,还不是要在我大金跨下为奴,宋都都已经被我大金的铁蹄踏成齑粉了,哪还有什么皇后、公主?到了上京入了洗衣院,你们也只不过是一名倡妓,到时别说是我,就是一个普遍的谋克,甚至蒲辇都能玩你们,还分什么皇后?”

这一番话就像一个惊雷,将帐中的女子震得面如死灰、浑身颤抖,所有的动作都停滞了,她们就像失了魂一样呆愣着。

国禄很得意,不过看到依旧平静的赵多福他皱眉了,他甚至能在少女那平静的外表下看出一丝轻蔑,这让他很不爽。

“国禄大人说完了吧?说完了就请说明来意,至于你说的那些,等你到了上京,再去一一实现吧!不过你或许到不了。”

赵多福依旧平静的回答,只是后一句是在心中说的,没人知道面对未来如此悲惨的命运,她是如何做到这般镇静的,只有她自己清楚。

其实这些她早已知道,而且更详细、更彻底,比如牵羊礼、比如‘赐浴’、再比如未来的两个月内,她们这些所有帝姬都会因奸受孕,何其悲惨,这些她都知道,甚至还有更多,更不堪入目,听之欲死,然而她必须活下来,坚强的活下来,因为那个声音告诉她,活下来就有机会,活下来就能改变。

打击不到赵多福,国禄也失去了兴趣,他不耐烦的道。

“你可以去见宋皇了,不过只此一次。”

想到这里国禄就恼怒不已,每次都拿性命威胁,若不是看她有些价值,他早将她拉出去赏给士兵们了。

赵多福眼中闪过喜色,面上还算平静,淡淡道

“走吧。”

同时她的心中的声音又传来。

“不要紧张,按计划行事。”

“嗯!”

赵多福在心中答道,同时在心中囔囔道。

“谢谢你告知嬛嬛这一切,谢谢你这十几天来的陪伴,谢谢你告诉嬛嬛怎么做,谢谢你。”

这些话赵多福确定心中那道声音的主人听不见,她实验过多次,好像只有她想让他听见他才能他见。

跟随两名金兵走出营帐,在路过国禄身旁的时候,赵多福笑着说了句。

“我若回来发现她们有一人不对,国禄就可以领我的尸体了,开心吗?呵呵!”

小心思被点破,国禄难得红了脸,随即又恼怒的冷哼一声,转头就走。

一副精致的立体画面悬浮在半空,里面的女子正通过金兵得盘查,走入一座毫不起眼的营帐。

就像一个窗口,窥看那古老、鲜活的世界,里面所发生的事,就如同电影放映般,通过画面有条不紊的一一呈现。

别误会,没人无聊的播放它们,或者说没人敢播放,这里是锦陵大学图书馆,国家重点学府、211工程重点项目,在这里放映电影,和找死没本质区别。

不过这副画面确实在播放,而且就在这锦陵最高学府,就在这最需要安静的图书馆内。

诡异,说不出的诡异,可更诡异的是,似乎根本没人注意到这悬浮的画面,来来往往的人群从中穿过,仿佛它根本就不存在。

光影交叠,画面和四周环境融为合,就像另一个世界在此间的投影,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却又无比和谐。

锦陵大学虽是国内有数的高等学府之一,但仍继承了国内大多学府的通病,那就是图书馆内除了考试季,一般人都很少。

不过今天恰巧就是即将开考的前一个星期,是以图书馆显得拥挤起来,每天来往的人数多达万人。

过万学子汇聚一趟,大家或查阅资料,或收集素材,总之都只是千篇一律,毫无新奇之色,然而在这样的人群里,有一人于他人不同,甚至都可称之为独特了!

笔直洁白的文士服,乌黑靓丽的墨发,再加上那一双似有微光闪烁的星眸,活脱脱一个从古代画中走出的人物。

在科技发展到现在的今天,文士服已经成为了博物馆中的陈列,现在竟有人穿着它在这图书馆里看书,这自然引起了一些过往少女的关注。

“快看那个人,好有型噢!”

“就是就是,怎么说呢?他浑身上下有一种气质,是什么呢……?”

“腹有诗书气自华。”

“对啦!对啦!就是气自华、气自华,咱家墨璃好聪明嘞!”

“淡然、优雅,仅气质论,锦陵大学少有人及!”

“好想亲近他耶!”

“算了吧!你们连他是谁都不知道,那可是叶轻尘叶学长,咱锦陵大学的名人。”

“别说了,人家看过来了。”

……

少女们在议论少年,少年亦在凝望少女,所不同的是,少年的眼中,没有少女们的影子。

画中少女走出营帐,泪珠顺着脸颊流淌,她的眼中除了悲痛,还有坚毅。

“别哭,时间不多,你今日的泪水,只能成为金人笑料,且待来日,必让金人痛哭。”

书桌旁,似乎在走神的叶轻尘,心中却在轻声说话。

突兀的,画面中的少女,眼中闪过亮光,悲痛之色渐去,她昂首挺胸向前行去。

没错,与常人不同,叶轻尘能看到那悬浮在过道的画面,或者说他一直都能看到,自出生起到现在,这些画面已经陪伴了他整整二十三年。

穿越

,这对前世的他仅为笑谈的事,真实的发生在他身上,一朝穿越为婴,金手指没有,还差点被人当成脑部发育畸形。

不为别的,仅是因为那所为的金手指,就是眼前这些画卷,只能看不能摸,近乎鸡肋般无用,叶轻尘闲来无事给它取了个名字,倒影――疑似世界的倒影。

世界的倒影,多么高大上的名字呀!然其本质就是个海市蜃楼,或者说和蜃楼相仿,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也!

简单的说就是,什么屁作用没有,唯一的好处恐怕就是在无聊时,拿来解闷罢了!

初生至今,叶轻尘经历过的倒影也有几十个了,几十个虚幻与真实的双重折磨,令他养成了淡定的性子,在外人看来,就是传说中的处变不惊、成熟稳重。

不成熟不行啊!对于这不知何时就会出现的影像,若是大惊小怪早就被人送精神病院了,毕竟死亡、战争、甚至是宽衣解带的剧情都有,再不淡定就该疯了。

因此,叶轻尘大多数都对这些采取旁观者的态度,犹如一局外人般,闲看烽烟四起,淡赏悲欢离合。

不过世事如常,凡事总有例外,碰见一些忍不住的,林霄也会插手,就比如这眼前的‘靖康之难’。

平淡到让别人无法察觉的目光扫过赵多福,叶轻尘低头看向面前的书桌,书桌上并排瘫着三本书,宋史南北朝、道门针解图鉴,以及一本心理学基础大观。

三本本该毫无联系的书,叶轻尘此时却看到十分认真,目光如炬、浓眉轻簇,不远处在观察他的少女们,看到这一幕都激动的乱颤。

没人知道叶轻尘为何如此认真,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是不得不认真,因为他要靠着这三本书干一件大事,一件极可能改变历史的事。

哗啦啦一堆零食倒在桌上,三本书顿时淹没在零食的海洋中,一位横看竖看都像球的小胖子,毫不客气的挤在叶轻尘面前,毫不客气的并排坐下。

“哎!老大,还没吃饭吧?你这是真准备将图书馆当家了,也不见你回宿舍。”

板凳被压的咯咯乱响,小胖子顺手撕开一包薯条,一边大把大把的向嘴里塞,一边还在不停唠叨。

无奈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死党,叶轻尘默默将桌上的零食回装,一丝不苟的重新将书本摆正。

“豪毫,图书馆不让吃零食。”

拿起他又拆开的一包辣条,叶轻尘也装了进去。

“别叫我豪豪,再说只要不被图书管理员看见,谁管。”

小胖子不屑,又塞了把薯条。

“好吧!土豪同学,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叶轻尘嘴角勾起,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别叫我土豪,好吧!虽然我就叫屠豪,也不知道老爸当时脑袋是不是抽了,怎么给我取这个倒霉名字。”

屠豪纠结的包子脸上,豆大的眼珠都快没了,他最烦别人叫自己那倒霉名字了。

叶轻尘不说话,还是那个笑容看着小胖子。

屠豪忽然身体一抖,抓起袋子就跑,边跑边叫。

“老大我先走了,你饿了啃面包垫垫,晚上请你吃大餐。”

他怎么忘记了,自己这老大可不就是图书管理员吗,别看老大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整起人来绝对能让你欲仙欲死,他可不想再体验体验。

一百九十多斤的肉球,跑起来却像阵风,叶轻尘摇摇头,注意力重新又拉回了倒影上。

此时,赵多福的眼中已完全没有了悲色,取而代之的,是那令人心惊的坚毅,以及决绝。

“你干什么?那并不是你能去的。”

生硬的带着北地口音的宋语,两名金兵喝了一下,却并未拉扯。

“我要取水洗漱,国禄大人也要拦着吗?还是怕我跑了!”

停下脚步,赵多福扭头看着跟上来的国禄,眼中满是嘲讽。

“怕你,凭你一个女人,羔羊一样的力气,还能跑到呢?去去去,洗干净了也让你国禄爷爷看看,大王看中的女人到底有什么不同,难道那里是纯金的不成,嗯!哈哈哈哈。”

国禄大笑出声,一双牛眼,贪婪的扫视着少女的身体,仿佛要用眼神将其扒光。

赵多福扭过头,一言不发的继续向前行去,被人注意到,她的身体在轻颤。

面前的河水有些湍急,这是前几日大雨所致,先时她也在抱怨,可在听仙师一语后,剩下的唯有滔天怒意。

“史料载:靖康二年四月初八,猛安孛堇固新押解宋国宗室贵戚男丁二千二百余,妇女三千四百余,行至相州(今河南安阳),突遭暴雨,贡女所乘大多破漏,破于势,诸人入金兵营帐暂避,果遭金兵淫 辱,奸毙者一日多于百人。”

图书馆内,叶轻尘在重复这段话,河边,少女亦在心中低吟,字字如血。

休中的两枚细簪子被少女握紧,叶轻尘看着,心中轻叹道。

“放心,会报仇的,现在放松、放松。”

虽是在劝少女,可叶轻尘眼中的杀机却熊熊火起,虽知道凡临大事需静气,可对于这些金人,他的心中唯有‘杀’。

“心里学上说,人最放松的时候便是防备最弱的时候,那现在如何使男人放松?”

叶轻尘嘴中囔囔,左手轻抬间点在桌面,就像是在落子发出一声脆响。

“第一步,女色。”

倒影中赵多福已经弯下了腰,脚下一滑眼看跌落水中,这时国禄一个健步冲了上来,一把将其拉住。

眼露惊恐,赵多福顺势搂住国禄,幽香阵阵、柔肌在怀,国禄脸显享受之色,一双大手上下揉捏。

“古有道医,一针可定生死,原以为讹,却不想古人不欺,三大显学万年流传,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道门针解图鉴》已然翻开,叶轻尘目光盯在经脉图中的一处,心中淡淡道。

“第二步,颈动脉窦,死。”

趴在国禄怀中,原本水眸带泪的少女突然眼露凶光,右手微光一闪便有个东西扎住国禄脖颈。

“啊!…你…。”

国禄抓向脖子,可惜还没用力,壮硕的身躯直挺挺倒了下去,他的脖颈右前处,一根金灿灿的凤簪正插在上面。

前后不到两息,是以众人根本没反应过来,直到国禄倒地溅起灰尘,四周的金兵才大吼着冲了上来。

“哈哈哈!”

赵多福畅快的大笑,丝毫不畏惧冲过来的金兵,终于手刃一个仇人,即便现在让她死了都甘心,可惜她知道自己不能死,也死不了。

左手扬起又一枚金簪,赵多福还不犹豫的扎了下去,然后张开双臂,面容含笑的倒在河里。

水流湍急而过,带走了赵多福的尸体。

“国禄大人死了,国禄大人死了。”

“快追……。”

“还追什么?扎的地方是一样的,肯定也死了。”

“可尸体?”

“河水这么急,怎么捞?要不你下去。”

“快看,她沉下去了。”

合上书,叶轻尘默默的走出图书馆,随着他的移动,倒影也跟着在动,始终就呈现在他眼前一丈位置。

此时的金军大营一阵混乱,林霄却心情舒畅,因为他看到了赵多福醒了过来,而且正按他教的方法,奋力向上游潜去。

反观金兵们呢?则是在慌乱了半柱香后,才急急组织两对人马,一队在赵多福沉下去的地方打捞,一队顺着流水向下游而去。

虚空中的画面开始变淡,叶轻尘知道,这是倒映将要消失的征兆,将书籍放入后坐,登上了飞鸽牌电动车,他一捏把手,扬长而去。

“多福,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往应天去,那里有我给你布下的后招,希望下次见面时,你已成功。”

画面完全变的透明,再出现又不知是何时,叶轻尘心中有丝淡淡的担忧,虽将自己的计划全属告知,但赵多福毕竟是位女子,遇到变数能否应对,这都是未知数。

“永坠爱恨轮回相思劫,难道违背天命会天各一边,容颜苍白如雪,泯灭最后一眼……。”

一首悠扬的《轮回之境》响起,拿起手机,只一眼,叶轻尘眸中的忧思便被温柔代替。

“怎么啦!月月宝贝。”

“芭比!什么时候回来?月月想你了。”

“马上,爸爸已经出校门了。”

一拧把手,速度从四十直奔六十而去,叶轻尘只感觉耳边嗡嗡的。

“芭比快些回来,月月有好消息。”

“好哒!马上,月月要乖乖的哟。”

“嗯!月月会乖哒,芭比再见。”

“再见。”

看了一眼速度表上,指针达到六十二便不再动,叶轻尘眼中闪过一丝可惜,考虑要不要自己改装下。

“都让开,都让开,堵着路了知道吗?”

“怎么回事?”

“嘘!听说是撞到人了。”

转过不远处的街道,叶轻尘一个急刹停了下来,皱皱眉他不得不下车推着走,没办法,谁让前方人太多,阻塞了本该秩序井然的街道,忽然聚集了大量人流,场面看起来有些嘈杂。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久久小说网,网址:www.99xs.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